<acronym id='ovtps'><em id='ovtps'></em><td id='ovtps'><div id='ovtp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vtps'><big id='ovtps'><big id='ovtps'></big><legend id='ovtp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span id='ovtps'></span>
  • <ins id='ovtps'></ins>
        1. <i id='ovtps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ovtps'><strong id='ovtp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<tr id='ovtps'><strong id='ovtps'></strong><small id='ovtps'></small><button id='ovtps'></button><li id='ovtps'><noscript id='ovtps'><big id='ovtps'></big><dt id='ovtp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vtps'><table id='ovtps'><blockquote id='ovtps'><tbody id='ovtp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vtps'></u><kbd id='ovtps'><kbd id='ovtps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dl id='ovtps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ovtps'><div id='ovtps'><ins id='ovtps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ovtps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合租房裡那段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    一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嶽峰大學畢業後,隻身去珠海闖世界。他人生地不熟,走瞭一天沒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,傍晚在馬路邊一個小吃攤上就餐。他感覺很累,用罷餐不想起來,便在那幹坐著。好在這傢的生意不忙,有好幾個座位空著,因此老板沒趕他走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見他腳旁邊放著帶拖輪的箱子,老板笑著問:“你是剛來珠海吧?”他點點頭。“還沒找到住處?”他仍點點頭。“如果不嫌棄的話,就住到我那裡去吧,我們兩室一廳的房子,太大瞭。”大概是疲乏的緣故,嶽峰沒多想便答應瞭。“等我老婆來瞭就帶你去。”老板說完又忙他的生意去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一會兒來瞭一位三十上下歲數的女人,盡管穿著一般,但仍掩不住她的天生麗質——一張瓜子臉,一對杏眼,纖巧的鼻子,櫻桃般的小嘴,白皙的臉上顯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老板指著嶽峰說:“杜鵑,你帶這位年輕人去我們傢,把那個小房間租給他。”杜鵑一愣,隨即笑笑:“好吧。”便朝嶽峰說:“喂,拿瞭行李跟我走!”言罷自顧往東走去。嶽峰忙起身,拖著行李箱疾步跟在她身後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兩人都沒言語,走瞭大約十來分鐘,到瞭一棟樓房前,上瞭二樓。杜鵑掏出鑰匙開瞭門,帶他進去,指指北間說:“喏,那個房間給你住。”嶽峰進去一看,裡面有張大床,一張小書桌,還有一把椅子,一個衣櫃。雖說都是舊傢具,但有這些就能過日子瞭。他很滿意,問:“每月多少房租?”“等我男人回來問他吧。估計不會貴,我們租這套房子也才800塊。”“原來你們也是租人傢的?”“嗯。我們怎麼買得起這房子?”她說這話時雖臉色陰沉,但顯得更好看瞭。嶽峰心想她這麼俊雅,怎麼老公卻那般粗俗?這天底下的事真是搞不懂!他訕笑著搖搖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杜鵑出去瞭,晚上9點鐘時嶽峰聽到他們夫妻回來瞭。杜鵑問她男人:“阿豪,你打算收他多少房錢?”“500塊。”“啊!這麼多?這房子總共才……”“噓——小點聲,別被他聽見。”“你的心也太黑瞭!”“不黑怎麼行?現在生意這麼難做,不想法子賺錢怎麼行?不然我怎麼會跟人合租房子?生活起來畢竟不方便……”500塊就500塊吧,總比一個人租便宜!嶽峰心裡嘀咕瞭句,翻個身又睡著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嶽峰便幸運地找到瞭自己對口的工作,在一傢廣告公司做運營和策劃,月薪3000元,另外接到生意還能提成。本來他想換個地方住,可一想阿豪夫婦沒孩子,每天要到晚上9點才回傢,很安靜的,便打消瞭這個念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阿豪夫婦也蠻客氣的,知道他一個人生活懶得做飯,便常給他留些飯菜在傢,杜鵑也順帶幫他洗衣裳。嶽峰知恩圖報,每月拿瞭薪水後買點酒和煙送給阿豪。他們就這樣相安無事地生活在一個屋簷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可怎麼也沒想到,在一天半夜,竟發生瞭這麼一樁尷尬的事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阿豪愛喝兩口,喝瞭倒頭就睡,呼嚕打得地動山搖,隔著屋子也聽得見。那天半夜嶽峰起來解手,走進衛生間習慣地伸手摸電燈開關,“啪”一聲,電燈卻沒亮!他這才想起燈泡壞瞭,杜鵑要他下班時順便帶個燈泡回來,可他在公司一忙就把這事給忘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摸索著進去,不料手觸到瞭一個既軟綿又溫暖的東西,他嚇瞭一跳!沒等他回過神,便被一雙熱乎乎的手抓住,按在那東西上。他這才恍然大悟,那是女人的乳房!隨即一個熟悉的聲音輕輕地說:“嶽峰,我喜歡你!”接著一張喘著粗氣的嘴在他臉上急切地狂吻。頓時他隻覺得渾身的血液往上湧,心狂跳,腳發軟,頭眩暈。“不,不!”他想把她推開,可沒有一點氣力。很快她滾燙的嘴唇又堵瞭他的嘴,不得不使他熱烈地回應。霎時他體內萌生瞭生理的沖動,緊緊地將她抱住,手在她胸前不停地撫摸。“啊,啊……”她快活地呻吟著。兩人相擁著走出衛生間,進瞭他的房間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嶽峰上大學時曾談過戀愛,此時他壓在杜鵑身上,盡情施展男人的雄風。杜鵑壓抑不住地歡叫起來。嶽峰擔心地趕緊制止她:“輕點!”杜鵑卻依然如故,忘情地說:“沒事,他不會醒的。”果然,隔壁房裡的鼾聲似夏日的悶雷,一聲蓋過一聲。